戴永年:默默耕耘的金色人生
院士风采 戴永年,男,汉族,1929年2月9日生,云南通海人,著名的真空冶金学专家,中共党员.1951年云南大学矿冶系毕业后留校任教,1956由中南大学(原中南矿冶学院)冶金系研究生班毕业后在昆明工学院(现昆明理工大学)任教,现为中国工程院院士,昆明理工大学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真空冶金国家工程实验室主任,真空冶金及材料研究所所长,曾任中国有色金属学会有色冶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真空学会真空冶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和美国TMS学会会员. 投身冶金 戴永年教授,1929年出生于云南通海,著名的真空冶金学专家.1951年云南大学矿业系毕业后留校任教,1956年由中南大学(原中南矿业学院)冶金系研究生班毕业后在昆明理工大学(原昆明工学院)任教至今.现为中国工程院院士、昆明理工大学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真空冶金国家工程实验室主任和真空冶金及材料研究所所长,曾任中国有色金属学会有色冶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真空学会真空冶金专业委员会副主席和美国TMS学会会员. 云南是有色金属王国,在这块资源丰富的土地上,我国有色金属真空冶金的先行者戴永年应运而生,他创下了若干全国第一:第一个研制成功内热式多级连续蒸馏真空炉;第一个研制成功卧式真空炉;创建中国第一个真空冶金及材料研究所;撰写我国第一部《锡冶金》专著以及第一部《真空冶金》的系统论著.更难能可贵的是,他对铁锡分离、铅锡分离以及提高锡的回收率等问题也都有独到的研究,他提出的冶金真空精炼以及合金真空分离的基本理论,形成了有色冶金的重要理论体系,对生产和科究都起着重要的指导作用. 追溯戴院士半个世纪致力于有色冶金研究,寻找他开拓真空冶金先河的历史足迹,一个丰富多彩而又艰苦拼搏的金色人生展现在我们的面前.曾经,有个年轻的学子不解的问他: “戴老,您当初为什么选择矿业这个冷门专业?”先生回答说:“我是红土高原上出生的,土生土长的云南人,这里有着丰富的矿产资源,我学矿冶就是想为家乡做点力所能及的贡献!” 正是怀着这个朴素的理想,1947年,他考入了当时的云南大学矿冶系.四年的寒窗苦读,他以优异的成绩毕业留校.三年后,他又被选送到中南矿冶学院研究生班深造.学成归来,他成了刚刚成立的昆明工学院冶金系的一名青年教师.在这一岗位上,他一呆就是50多年. 50多年来,年轻时就决心“做一名有知识的矿冶工作者,为家乡人民造福”的戴老,认准了真空冶金这一方向,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默默无闻地耕耘,勤勤恳恳地工作.选择了这一目标,实际上就是选择了一条艰辛的前人从未走过的道路.刚开始的时候,没有任何材料可以参照的资料,没有任何可以依赖的先例,一切都要从零开始,一切都要白手起家.反复地试验,不断地探索,他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倾注在真空冶金的研究上.因为这,“文革”中他甚至被认为是走白专道路的人,试验一度无法进行.即使如此,他惦记的依然是真空冶金的研究,不能搞实验他就进行理论研究和技术方案的思考,从不轻言放弃.那时候,为了研究真空冶金,他每年都要往返于学校和云锡公司之间,这个来回几百公里的路程他不知跑了多少趟.每次下去,他都和工人一起下抗道,一同进车间,和工人们同吃同住,打成一片.他边摸索边动手,边理论边实践,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自己动手,克服重重困难,1959年,硬是建成了第一个小型真空冶金实验室,研究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1970年,为了支持他的研究,学校从拮据的经费里拨出700元专门用于真空冶金的试验,这是他得到的第一笔科研经费.他高兴极了,这是多么大的精神鼓励啊!然而,这些钱却只够做一个炉子的外壳,差的钱怎么办?为了科研,他大着胆子向省冶金局科技处求援.意想不到的是,科技处竟然同意借给他5000元.要知道,以当时几十元的工资来看,这5000元无疑是个天文数字.要是研究失败了,这钱可怎么还?后果不看设想.但是为了真空炉,为了心爱的科研事业,他顾不了那么多了.就是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执着的他终于研制成功可以应用于生产的“内热式多级连续蒸馏真空炉”填补了我国真空冶金的一项空白. 成果丰硕 以戴永年院士为首的课题组先后承担并完成了数十个研究项目.研究成功的“内热式多级连续蒸馏真空炉”已在工业上用于锡冶金中焊锡的铅锡分离及粗铅的火法精炼;“卧式真空炉”已在工业上用于从热镀锌渣中回收锌以及从火炼法炼锌厂所产硬锌中回收锌并富集锗、铟、银,形成了独特的有色金属真空冶金新技术,解决了一系列生产中的难题,并在有色金属行业推广.研究成功的“锂的真空冶炼新工艺及配套设备”改革了锂冶金的传统生产技术.如今,由他发明和研制的真空炉在国内外(中国、巴西、玻利维亚等)37个厂家使用,共计约有57台(套),改革了锡、铅、锌冶金传统生产技术,取得了显著的经济与社会效益,已创经济效益约3亿元,累计创利税上亿元. 戴永年院士长期从事锡冶金及真空冶金的教学和科研工作,承担并完成了数十个研究项目,提出了金属真空精炼及合金真空分离过程的基本理论,发表科研学术论文100余篇,其中被SCI、EI、ISTP等收录12篇.撰写了7部180多万字的专著.其中《有色金属材料的真空冶金》被列为国家科学技术著作出版基金项目,《真空冶金》获全国优秀科技图书二等奖.这些专著与论文基本上形成了有色金属真空冶金的理论体系,对生产与科研有重要的指导作用,在国内外冶金界有广泛的影响. 在戴先生实验室的墙上写着这样8个醒目的大字:勇于创新,奔向一流.几十年来,正是这一执着追求,使得他著作等身,硕果累累.他先后获得国家和省部级奖励23项,其中,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一项(粗铅火法精炼新流程),国家发明四等奖一项(焊锡真空脱铅用真空炉),省部级科技进步二等奖四项.获发明专利和实用新型专利共计11项,在有色金属的真空冶金方面处于世界先进水平. 2004年2月,喜讯再次传来.2月20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在北京隆重举行的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我校戴永年院士等12人完成的“硬锌真空蒸馏提锌和富集锗铟银”科研成功获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2月21日,我校周荣校长、彭金辉副校长等与云南省科技厅、省教育厅、云南大学、中国科学院昆明分院的领导,代表云南省人民政府前往昆明机场迎接载誉而归的获得2002年度国家自然科学一、二等奖和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的代表们.我校杨斌教授面对众多的接机者和记者,用”比较振奋、比较激动“八个字形容了获得此奖的心情.22日下午,云南省副厅长吴晓青在省政府会见了获奖的功臣们.戴永年院士在接受会见是时讲话,他说:科学研究能应用在生产上并迅速见效,是科技创新的目的.今后,将一如既往地进行研究和开发,争取能为云南做出更大的贡献. 此外,戴院士还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高校先进科技工作者”,“云南省劳动模范”,“云南省有突出贡献优秀科技人才”和“云南省模范共产党员”等荣誉称号,以及中国真空学会“94科技成就奖(HAYASHI AWARD)”,享受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特殊津贴,他所在的研究所于1999年被授予“中华全国总工会职业道德建设百佳班组”,并于1999被评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严师风范 在献身科研事业的同时,戴先生还致力于教学和人才的培养.50多年的教学生涯,他先后培养了40多位博士、硕士研究生,在已经毕业的学生中,有5人被评为教授,11人被评为副教授,2人被聘为博士生导师,3人是中青年后备人才,2人成为国外公司的高级职员.目前,他仍然指导着近20名博士、硕士研究生,正在从事的研究方向主要有真空冶金新工艺、锂离子电池材料的制备、高纯金属材料、粉体材料和合金的制备与分离.戴永年院士正以满腔的热情投身于他所热爱的科研事业中. 戴先生是一位慈祥的长者,同时也是一位严师.对此,他的一位学生曾不无感慨的说:“戴老师治学严谨是出了名的,在他手下做博士不轻松啊”!2000年7月,戴院士被确诊为癌症.手术后,年逾古稀的他一边与病魔顽强斗争,一边还坚持指导学生的毕业论文.他人在病房,心里想的却是学生.为了不耽误弟子们的学业,他坚决要求博士生一周两次到病房听课.即使在病中,先生时刻惦记的仍然是自己的学生.有一次,他不顾医生的劝阻,毅然拖着病体返回学校参加学生的毕业答辩.那一年非典肆虐期间,他的学生在广东有课题验收,为了对学生负责,他不顾同事的一再劝说,冒着极大的危险,毅然前往参加. 尽管获得了难以胜数的奖励和荣誉,但是先生求真务实、艰苦奋斗的精神没有变,孜孜追求、永不停息地初衷没有改.如今,虽已年过七旬,精神矍铄的他仍然坚守在科研的第一线,仍然从事着他一生钟爱的科学事业,仍然执着于他的”真空世界“,仍然默默地实践着他“人活一辈子总要为社会、为人类做点有益之事”的人生格言.这就是他,一个在科学事业上不懈追求的院士的金色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