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脚猫”工作室里的酸甜苦辣
本网讯 (通讯员:向碧霞)“这是我们最新推出的《忆中南》系列,里面的明信片都是采用手绘白描,画得都是中南的景物,挺值得留念的,也是义卖做善事……” 5月12日,在中南大学升华广场上,建筑与艺术学院大三学子王双正在给过往的路人介绍着自己正在义卖的明信片,义卖所得将捐给由中国扶贫基金会发起的“善行100”活动. 在介绍明信片的时候,她总希望路人能多看到她的作品,她总耐心地跟路人讲解自己的绘画风格和作品内容,希望得到更多的肯定. “我现在都开始怀疑自己了.”自从成立了中南大学首个手绘工作室——四脚猫工作室以后,王双坦言创业的压力和困难深深打击了她的创作热情,但是创业过程中获得的帮助让她坚持到现在. 一个成立了只有半年多的学生创业工作室,一个由王双发起的只有四个人的小团体,工作室丝丝的风吹草动都牵动着这一位原本大大咧咧的河南妹子的每一寸神经. 我就是一个画画的 一头黑长发披在肩头,脸上挂着一幅大大的黑框眼镜,操着北方口音的王双在同学们眼中是一个“大男人”. “有着爷们般的冲劲和干练,特别有安全感.”室友洪玲这样介绍王双,死党们都喜欢用“双哥”来称号来称呼这个外形瘦高瘦高的女生. 由于喜欢画画,在高三时临时毅然选择美术艺考,凭借出色的天分和努力,王双被中南大学建筑与艺术学院录取,这对她来说是一个人生的转折点,从此画画成为了她生活的重心. 2011年由于出色的绘画技巧,湖南大学子非鱼工作室聘请她为该工作室绘图,推出了《我们的中南》、《恰长沙》等系列明信片,中南大学校内能看到的明信片,基本都由王双绘制. “那时候,有人找我画图,欣赏我的绘画能力,这其实就是一种肯定,那时候我带着相机跑遍了中南的每个角落,把美景拍下来后,用手绘形式再现出来.”王双说当时为湖南大学的工作室画图,将自己画出来的学校美景印在明信片上,有种说不出的成就感. 在子非鱼工作室里呆了近一年,协助该工作室完成手绘河西大地图以及关于中南大学的明信片,王双坦言,“原本,我认为自己就是一个画画的.但是后来,我自己郁闷,为什么不能自己成立一个工作室,更好地开发中南大学手绘明信片工艺品市场?” 现在虽然王双只是一名大三的学生,但是她常常会想自己有一天如果离开母校,能带走点什么?能回忆什么?所以,王双希望用自己的画笔为中南学子生产一种能够创造回忆的物品,也正是这些想法让她萌发了创立中南大学首个手绘工作室的念头. 创业容易,守业难,许多想法还没有实现 人人都说:“创业容易,守业难.”王双一直不太相信这句话,她觉得只有自己画得好,就会有人欣赏,只要把画画好了,就不愁销售. 2012年10月左右,王双带着拉着另外三名志同道合的同学,一块儿成立了中南大学首个手绘工作室——四脚猫工作室. 记者在问到关于工作室的名字的缘由时,王双笑着回答:“我们就四个人,缺一不可,工作室有本事,不是三脚猫功夫,所以就叫四脚猫了,而且是个学生工作室,也不希望太严肃.” 搭着申报国家创新创业项目成功立项的“顺风车”,四脚猫工作室在成立之初一帆风顺.王双的创作热情一下被点燃了,她把自己关在房里,画了半个多月,就是为了赶紧以四脚猫工作室的名义推出第一套属于中南学子的产品. 四脚猫工作室的第一套产品《手绘中南》出来以后,王双没有来得及休息,带着团队成员跑印刷厂、购买包装袋、联系发行等,“所有的事物都得一手包办,那段时间着实累着了.”工作室没有起步资金,均由工作室成员出资,四脚猫第一套产品《手绘中南》面世了,包括一张中南大学本部的手绘地图和精美明信片. 第一次与商家商谈,第一次与印刷厂联系、第一次联系代卖点……对于王双来说,担当一个工作室的创办人,经历了太多的“第一次”.“《手绘中南》最后成本往往超过预期,我们没有这么多的资金,最后产品包装都是我们四个人亲自弄的.” 出现“及时雨”,也希望更多人知道“四脚猫”这个名字 由于没有资金,四脚猫工作室在推出了《手绘中南》后,就没法继续下一套产品,将精力都放在了销售上.“我原本是以为画得好就会有人欣赏,销售一定不是问题.”王双一开始对工作室的第一套产品满怀信心,“直到遭到商家拒绝代卖,自己画的作品被搁置角落,我心疼,就像自己的孩子不被认可一样心疼”. 四脚猫工作室依托报刊亭代卖作为销售渠道,在产品面世以后,仍然有许多人不熟悉这套产品,销售渠道窄、竞争对手多、产品成本过高、没有办公地点等问题一一横在了这个小小的工作室面前. 在王双为工作室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学校审批下来为扶持大学生创业的资金成为了“及时雨”,成为了第二套产品的资金来源.王双马不停蹄地进行市场调研,以人文气息为主的《长沙传说》明信片由此面世,丰富的色彩线条代替了原本的白描,展现了长沙古城特有的岳麓山、火宫殿、贺龙体育馆、快乐大本营等内容. 学校礼品部为了支持王双的创业活动,购买了50份《手绘中南》,建筑艺术学院的老师们也积极为王双出谋划策.建筑与艺术学院的刘小静老师看到产品后立马自掏腰包买了5份,刘磊老师则多次向王双提出产品的修改意见. 市场远比想象的残酷.王双仍在努力将当初创建工作室时的想法用画笔描绘出来,只是现在的她相比之前多了几分成熟,懂得分析市场规律.“我们工作室最近出了一套《忆中南》明信片,我还想推出岳麓山系列产品、或者中南绘本.” 四脚猫工作室的销售和发行困难仍然无法解决,成员们戏称:“四脚猫工作室就像是一个公益组织,我们已经成为了熟练的流水线工人.”工作室的成员们每周都会在一起清点库存、组装产品,为报刊亭送货. 这一次义卖活动,四脚猫工作室将收入所得除去成本捐给有中国扶贫基金会发起的“善行100活动”中去.尽管工作室仍处于亏损状态,但是他们希望通过这样的途径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个工作室. 目前,该工作新添了一名成员,这一个小小的学生工作室似乎在慢慢发展,王双也希望能有更多组织和企业能帮助工作室的发展. 王双还不太愿意在向别人介绍四脚猫工作室时,用上“中南大学首个手绘学生工作室”的抬头,“‘首个’的头衔的确是被我们拿到了,但是工作室运营还面临着许多困难,顶着这么大的头衔怪不好意思的.”王双说到. 王双仍在向过往的路人介绍着义卖的产品,现在除了画画,作为创业者,她更懂得要深入到市场中去,脚踏实地.